云南保山百花岭村民很懂鸟-人民数字联播网云南
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

云南保山百花岭村民很懂鸟

2019/12/9 20:20:22
来源: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:许君诺





大拟啄木鸟。
叶雪林摄(人民视觉)



橙腹叶鹎。
叶雪林摄(人民视觉)



剑嘴鹛。
叶雪林摄(人民视觉)


核心阅读

云南保山市百花岭村的村民,以前,想吃肉就上山打猎;现在,想吃肉去街上买。靠山吃山换了种吃法:村民们护林爱鸟,增收有了新路子,生态环境得到保护。

鸟多了,观鸟人来了,村民们则当上向导,带领游客观鸟、拍鸟,甚至把向导生意做到了国外,还有村民做起自然教育,路越走越宽。


百花岭的早晨,如果不下雨,是在一片鸟鸣中醒来的——

“咯哆啰、咯哆啰”,是蓝喉拟啄木鸟在宣示领地;“叽甲、叽甲”是白颊噪鹛在苦练嗓子;杜鹃也来凑热闹,“布谷布谷”叫个不停……

侯体国是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百花岭村人,他的耳朵“认得”很多种鸟鸣,听得懂鸟鸣是高兴,还是忧伤、惊恐。每每有游客和摄影爱好者来拍鸟,都爱找他当向导。“我当向导30年了”,他自信地说,“爱鸟护鸟,采访我,你们找对人了。”

不打猎,种起了柑橘咖啡

位于我国西南边陲的高黎贡山,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。百花岭在高黎贡山东坡,地势稍缓,日照足。20多年里,这个有着2600多人的村落从以前的砍树、打猎,转变为爱护山林、爱护动物。

“这方面最有名的,是桃园组的李大一。”侯体国说着,把记者带到李大一家的新房前。72岁的李大一,年轻时打猎厉害,后来种树卖果树苗挣钱也厉害。提起以前怎么用火枪弩弓对付黑熊马鹿,李大一摆摆手:“还是动物多了好,山好瞧,游客多。”

但在20多年前,村民们可不这么想。百花岭的村民除了汉族,还有傈僳族、白族、彝族和傣族等少数民族,这些村民世世代代以高黎贡山为家,“没肉吃了就上山打猎”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乱砍滥伐、毁林开荒、上山打猎,村民和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之间矛盾重重。

为了解决这些矛盾,引导村民转变观念,1995年12月,百花岭村民成立了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,62户会员每户交5元会费,凑钱自我管理,先解决吃饭问题。时任村支书李加虎成了第一任会长。他回忆,协会先带着村民种植柑橘、核桃、咖啡和板栗等,靠果树致富。

当年村民花400元从贵州买了3个贡柑芽嫁接,如今发展到了1000多亩。目前,全村有2700多亩柑橘,四季都有水果。2018年,百花岭村民人均收入一万多元,协会会员也发展到151户。

李大一新房后郁郁葱葱的杉树,就是那时候种下的。这个曾经的猎人,放下猎枪、拿起锄头育苗,这些年光核桃苗就卖了几十万株。他加入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后从未打过猎,把心思花在种红楠木、椿树、松树上。他说:“现在不打猎了,想吃肉去街上买就行了。”

当向导,更明白爱鸟护鸟

水果蔬菜和经济林让百花岭摆脱贫穷,靠山吃山换了个吃法。环境好了,鸟多了,近年来百花岭更是因观鸟而声名鹊起,村民也找到了新的营生。

在侯体国的客栈里,院墙上画着鸟,餐厅一面墙上挂满各种珍稀鸟类的照片,还有世界各地来拍鸟者的签名。

早在1989年,侯体国就做了当向导的首单生意,一对夫妇请他当导游。此后陆续有人找上门,“百花岭老侯”也逐渐在业内叫响。他平时注意观察鸟的习性,没事就捧着各种与鸟有关的书看。

侯体国说,如今,百花岭像他这样引导摄影爱好者拍鸟的向导有60多名,鸟塘有47个。外出打工的村民,也纷纷回村投入与观鸟相关的产业,住宿、导游、餐饮、购物、物流的产业雏形初具。2018年,全村6000多万元经济收入里,与观鸟有关的占了近八成。

不过,眼下的状况,在侯体国眼里并不完美,他给记者列了几条:比如,为防止鼠类吃核桃果,有的农户在树下用老鼠药,经常会误伤到鸟。对此,老侯发明了用塑料布或者白铁皮裹上树干的办法,让老鼠只能望果兴叹。

侯体国说,各地观鸟相关产业也有竞争,村民最怕环境不好了、鸟飞走了,客人也就散了,向导们也得随之下岗。

学外语,生意做到了国外

爱鸟护鸟引得百鸟来。在百花岭,迄今已记录到525种鸟类,约占云南省已发现鸟类总数的四成多,其中有国家一级保护种类5种、二级保护种类33种。

观鸟拉近了百花岭和世界的距离,老侯的两个女婿就是例子

大女婿叶雪林是广西人,出国留过学,曾在一家银行工作,2015年辞职来百花岭做向导——不但接待来这儿观鸟的国际友人,还把本地观鸟人士带出国。叶雪林看好观鸟的国际市场,正在学习西班牙语。他说,目前收入和在银行差不多,但肩周炎、坐骨神经痛没了,体重也减了10公斤。

在百花岭走走,能看到许多“研学”“游学”的布标,设计时尚有格调。老侯的二女婿葛宝智也扎根山里,做起了自然教育。他说,孩子们进山除了看鸟,还可以认识植物、昆虫、蛙类,知道蝉的翅膀会显示不同颜色。

作为“二代向导”,31岁的叶雪林眼光独到。他说,百花岭观鸟主要在冬季,其实根据鸟的迁徙规律,一年四季可以到不同地方拍。

目前,百花岭有22家客栈,可同时接纳700多名游客。当地意识到观鸟迅速发展对环境可能带来的挑战,划定一个2平方公里的区域建鸟塘,其他区域禁止建设。高黎贡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资助村民对鸟塘进行仿生改造。

今年7月,首届“高黎贡山杯”国际昆虫摄影对抗赛在百花岭举办,吸引了50多名自然摄影师。5月到9月观鸟淡季,变成了昆虫微距摄影旺季。从2016年起每年举办的观鸟节,既让百花岭声名远扬,又开拓了村民的发展思路。鸟类专家、西南林业大学教授韩联宪建议,合理布局鸟塘、科学投喂、改善当地生态环境,可以让百花岭走得稳健长远。

69岁的傈僳族老人密朝新,如今又拿起了传统乐器“起奔”。老人有时去侯体国的家里为客人表演,一晚上收入百元。在记者面前他拨弄弦子,唱起傈僳情歌。此时,树上听歌的鸟儿,在这里待得更安逸了。



相关推荐

  • 消费扶贫:对接需求现双赢(民生视线)

    消费扶贫:对接需求现双赢(民生视线)

  • 良好生态 护航发展(统筹抓好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)

    良好生态 护航发展(统筹抓好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)

  • 旅游个性化 导游成杂家(假日观察)

    旅游个性化 导游成杂家(假日观察)

评论

0/200

用户评论0


登录

不能为空